九夏

期末教检

丢失了两张很喜欢的画

难过

一对原创CP的命运转折点

      存在于他意识中某处的坐标感应猝不及防间发疯般地尖叫起来,他伸去拿茶杯的手为此抽搐了一下,那精巧的瓷制品带着清脆的声响和半杯茶水一起摔碎在地板上。

        他猛地站起身。

       坐标感应越叫越尖,几乎要撕裂他的脑子,就在那不详的声音激烈到极限时。

        它兀地戛然而止。

        他感觉不到埃克尔了。

        他的心攥成了冰冷沉重的一团,直直地坠入深水。

        起居室里涌起一团黑雾。

        被粗暴撕扯开的空间裂缝在其间慢慢弥合。

        艾萨克的身影消失在扶手椅前。

        他从空间裂缝中的乱流里脱身出来,硝烟与血液混合的腥气和震天的喊杀声冲击了他。他看到的是两军如潮水般绞杀拉锯着的混乱战场。

       他看到的是埃克尔一动不动地仰躺在他脚下,脑袋几乎从脖子上脱落下来。

        什么人狠狠地砍了埃克尔柔软的咽喉,他身下的土壤被血浸透成红褐色,他脏兮兮的制服也被血浸透成红褐色。

       他大睁着双眼,僵硬地瞪着天空。他的瞳孔扩散,原本金色的眼睛看起来像黑色。

        他没有呼吸。

        他没有心跳。

        他死了。

        艾萨克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跪倒在尸体边。

        维克多。

        埃克尔。

        维克多和埃克尔。

        这一切戏剧性地相似,仿佛命运的轮回。

        艾萨克仿佛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的他在巨大的空落感和惊慌恐惧中发着抖缩进角落里哀哀呜咽,另一部分的他却面无表情地托起死者,一边精准地吟唱着短期时间停滞咒一边冷静地思考对策。

        他不能让埃克尔的生命像个笑话般被这场滑稽的表世界战争夺走。

        他让这一部分冷静的自我接管了身体。

        他甫一落地,密室中不同性质的以太就被吟唱着的祷言牵引着凭空勾勒出层层阵纹,它们在他身边有条不紊地旋转组合,最终成为一个环环相扣的巨大炼金阵。他迈着带有一种奇特韵律的步伐走向法阵中央的石台,轻柔地将死者安置其上。

        他的眼睛渐渐变成猩红色。

        魔力在他身周涌动,继而精准地改变了法阵中的某几个节点。

        法阵开始微颤。

        已经成型的阵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打散,又被驱赶着以截然相反的顺序重组。

        炼金阵的逆向运行在里世界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最早由十五世纪的一位巫师提出,该理论的构想是通过反推炼金阵运作过程以达到与原阵相反的结果,在操作过程中,操作者自身庞大的魔力、对炼金阵的深刻理解、精确到秒的时机把控和不间断的吟唱缺一不可,而这些必须由同一个操作者完成。

        艾萨克刚好可以。

        重组完成。

        一环环形状各异又彼此契合的阵纹停止旋转,缓缓向四周推移,最终印刻在密室的四壁、天花板和地面上。整个密室在法阵大盛的光芒中剧烈一震,他感到法阵以石台上的死者为中心鲸吞一般吸收着他的魔力。

        有一个图腾印记在他的灵魂中渐渐形成,随着魔力的耗尽而越发清晰。

        他的外表迅速地衰老下去。

        他很快就不得不倚靠着停放埃克尔的石台来支撑自己了。法阵蓄集的魔力接近饱和,刺眼的光几乎淹没了埃克尔。

       法阵术式终于运行到最关键的一步。

        他加大了魔力的输出,迅疾地引动了数个节点。每一环符文都旋转起来,法阵中磅礴的魔力汇成洪流,沿特定的轨迹导入埃克尔体内。

        灵魂缔约成功而引发的法则共鸣在他的精神里回荡,耗尽能量的阵纹黯淡下去,最终消失。艾萨克摇摇欲坠,但还是挣扎着勉力看向埃克尔--他平躺着,仰着头,头发上纠缠着血块和泥土,咽喉处那个血肉模糊的可怕伤口已经愈合。

        艾萨克死死地盯着他。

        许久许久。

        埃克尔突然像条鱼似的弹动了一下,猛地抽进一口气。伴随着这抽气声艾萨克终于腿一软,脱力地跌坐在石台下。

        他就这样靠坐着,静静地听着埃克尔平稳的呼吸和心跳。

        良久。

        艾萨克颤抖而迟缓地将自己蜷缩起来,把沟壑纵横的脸埋进了枯木般的双手中。

现在的老师很认真地在教我画画,切实地解决了很多问题。
而且注重人文关怀。
我真喜爱他。

终于弄明白图层叠加是什么东西了

兔叔年轻时真美啊啊啊(๑´∀`๑)
被哥哥生生蹉跎成一个大叔233

年轻时头发这么浓密的坊主人到中年却变成了秃子还被大家不停吐槽感觉好可怜呢(◦˙▽˙◦)

来一发兔叔
兔叔真可爱
话说兔叔颜也不差啊